纸_鸢の园地

【凯/源/千/宏/信/麟】黑白键(完结篇+番外)

上戳这里      中戳这里

 

1

上次几乎整个警署出动、原想将鬼强一网打尽的行动,结果以失败告终,还被酒店投诉影响他们做生意,王俊凯窝了一肚子的火。

他仔细回想了那晚的部署,感觉没有什么漏洞,怎么就被人耍了呢。

黄锐劝他先按兵不动,别再打草惊蛇,王俊凯却在盘算着下一次一定要将他们一击击破。

 

机会也很快就来了。另一个线人给王俊凯通风报信:周日晚鬼强将在旺角XX街一间小公寓里进行大型毒品交易。

这个线人是王俊凯自己选的,合作几年了,一直消息可靠且价格合理,所以王俊凯选择相信这个情报。

周日白天他叫回一帮伙计谋划了大半天,然后到了目标公寓的对面蹲点。毕竟有了前车之鉴,王俊凯不敢再出动整个警署了,只叫了他带的一组。

从下午5点起王俊凯就几乎寸步不离地用望远镜观察着对面的情况。到了快8点时,终于出现了可疑人物——一个看起来很像鬼强的男子带着几个后生进入了公寓楼。

“行动!”王俊凯一声令下。

小组成员行动非常迅速,很快来到了目标公寓门前。王俊凯做了个手势,持枪的伙计们立刻破门而入。

可是进去后他们发现,只有几个后生在客厅打牌,翻遍了整个屋子也不见鬼强的影子。除了在一个后生身上找出了点“K仔”,整个行动一无所获。

 

王俊凯下令收队后,把线人叫到了附近一个小巷子里。

“你敢骗我?”王俊凯扯着线人的衣领,凶狠地说道。

“我怎么敢!”线人试图挣开王俊凯的钳制但失败了,“一直以来……咳咳,凯爷您松点啊……我都给你最新最劲的料,你给钱也爽快,我干嘛要骗你呢?”

“那这次的事你怎么解释?”王俊凯稍微松了点,但还是不愿撒手。

“我也不知道啊!这次的料是德字头一个跟我很要好的小混混给我的,他在鬼强身边好几年了,消息一直是最准的,这次不知道这么会有错……但是我保证,我绝对没有存心给你假料!”

王俊凯见他一脸真诚,想他就算是在骗他自己也不能用武力逼出来,也就不想套什么话了,只把线人狠狠推到了墙上。

“滚!以后也不用给我线报了!”

线人自知理亏,只得灰溜溜地走了。

“妈的!”王俊凯踢翻了街角的垃圾桶。

 

之后又有一次,是黄锐安排的卧底给的情报,王俊凯精心部署,却再次无功而返。整个警署都被不好的舆论氛围笼罩着。

这些传到了上级那里,王俊凯无奈的写了份报告,加上黄锐好说歹说,事情才算暂时过去了。不过王俊凯也受到了上级的口头警告:近期不准再盲目行动了。

 

另一边的易烊千玺办公室却是一派欢乐景象。

德字头现任几个有威望的大哥之一的祥叔正在与易烊千玺碰杯。

“听说你又让那帮条子扑了个空,我真是越来越中意你了。”

“祥叔,只有你中意我有什么用?其他几个阿叔不支持我啊!”易烊千玺故作感慨。

“哎,别这么说嘛,最近几次事件已经给你加了不少分了,相信其他老人家也不是那么食古不化的。”

“但愿吧。”易烊千玺笑笑,举起了杯。

 

送走了祥叔,易烊千玺用一个平时不用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阿白,多谢你了。”易烊千玺语气真诚地感谢道。

对方只是轻声笑了笑,然后挂断了电话。

 

2

[怎么会这样?接二连三地扑空!]

王俊凯很气恼,狠狠锤了一下墙壁。

“Kuso!”

“王俊凯你冷静点。”黄锐说道。

“我很冷静。”

“现在有两种可能。一,我送过去的卧底叛变了,给了我们假消息。二,你们警署出了内鬼,将你们的行动提前告诉对方。不管是哪一种,都很可怕。”黄锐摘下眼镜,叹了口气。

“你觉得哪个可能性大一点?”

 “第二个。”

“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我派去的卧底。”

王俊凯盯着黄锐,眼里满是好奇。

“你别拿看犯人的眼神看我好吗,我讲就是了。”

 

黄锐接着缓缓讲述自己为什么这么相信那个卧底。

“那孩子从小我就认识。他爸原来是我同僚,十年前死于一次行动,从此他跟他妈相依为命。后来他报名进了警队,也成了一名出色的毕业生。刚好那时候需要人到德字头当卧底,我就选了他——一个连警署都没进过的孩子,现在想想也是挺疯狂。但他没令我失望,一直深入内部,也给过我不少情报。”

“你就不怕他抵制不了诱惑、变节了?”王俊凯还是没完全信服。

 黄锐笑着摇了摇头:“我还没说到我相信他的最大理由呢。他是真的嫉恶如仇。而且后来我帮他查到,当年打死他爸爸的,就是鬼强,所以他帮谁也不会帮鬼强的。”

“好吧。”王俊凯算是勉强接受了黄锐的说法。

“对了,王源也是你招进来的吧?”王俊凯突然想到。

“嗯。他在警校开始就表现很好,他是个军事迷,对枪支很有了解,枪法奇准,对人也很有礼貌。前段时间上头决定给他升职,刚好我们这边有空位,我就提出把他安排到我们警署。”

 

“真不愧是‘警界星探’啊,眼力真好。”王俊凯打趣道。

“你也别夸我了,”黄锐突然严肃起来,“还记得我刚才说的吗,你们警署很可能出了内鬼。”

王俊凯也瞬间冷下了脸:“知道了,我们警署这边我会着手调查的,卧底那边还请你继续跟进了。”

“嗯。只要你愿意查,很多蛛丝马迹都会暴露出来的。”黄锐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走了。

 

3

之后王俊凯接到线报都不敢轻易出动,一个月后,旺角区警署接到市民报警,说旺角某街有人持械斗殴。

“在附近巡逻的伙计说是鬼强的手下和14K的人打起来了!”警员Mandy接到消息后立刻上报给王俊凯。

于是王俊凯马上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与匪徒正面交锋。

王俊凯带队来到械斗地点,果然有两帮人在对砍,场面十分混乱。

王俊凯像空中鸣枪。“警察,都放下武器原地蹲下!”

火拼双方发现有警察介入,大多四处流窜,也有部分跑不及的被警方控制了。

王俊凯也抓到了一个拿西瓜刀的后生,他单手钳制住歹徒,另一只手正准备从口袋掏出手铐,怎料歹徒趁机挣脱,还挥刀砍向王俊凯。

 

“小心!”电光石火间,王源冲了过来,为王俊凯挡了一刀。

王俊凯接着踢翻了歹徒的刀,然后像发了疯般痛殴他。

“王Sir,别打死人了啊……”王源捂着左臂上的伤口喊道。

见歹徒已几乎昏厥,王俊凯马上回过头来看王源的伤口。伤口不大,但似乎挺深,正在汩汩地冒血。

“你怎么这么傻啊!”王俊凯又自责又心疼。

“嘿嘿,这点小伤,没事的……”可是王源的语气分明都虚弱了。

王俊凯脱了外套给他包扎,然后扶着他去了医院。

 

4

第二天易烊千玺看到报纸时,忍不住笑出了声。

刘一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高兴,偷偷瞄了眼标题——《旺角两黑帮昨夜械斗,警方拘留20余人》。

“是鬼强的手下对吧?”阿航问道。他比较年轻,有什么好奇的总是忍不住想问。

“对。”易烊千玺放下了报纸,笑出了梨涡。

其实他笑起来倒像是一个正派的青年。一旁看着的刘志宏这么想。

“那难怪大哥这么开心了!这下鬼强势力又弱了。”阿航接着道。

“势力弱倒是其次,少十几二十人没什么。”刘志宏插嘴道,“有手下被抓进了警局,鬼强这次可给社团丢脸了,在老家伙们那边分数就低了,这才是大哥开心的原因吧?”

刘一麟倒吸了一口气。他没想到刘志宏居然有这思路,却也害怕易烊千玺怪他多嘴。

不过易烊千玺好像没有生气:“你小子还挺聪明的嘛。”

刘志宏摸着头,又笑得傻里傻气了:“我只是觉得大好久没这么开心了,不可能只是因为鬼强损失了点人嘛!”

易烊千玺点点头:“最近收数收得怎么样。”

“报告老大,超额完成指标了!”刘志宏笑得又傻有自豪。

易烊千玺又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挥手让他们出去了。

 

警署近两个月来终于做出了点有效果的行动了,王俊凯打电话给黄锐报喜,顺便说说王源的伤情。

黄锐在电话里听他汇报完,也知道王源没有什么大碍了,接着问道:

“关于你们警署的内鬼,有什么头绪了吗?”

“还没有啊……”王俊凯有些头疼。

“我倒是有点眉目……电话里不方便说,我们明天老地方见吧。”

“嗯。”

 

可是当天晚上,王俊凯就接到电话,得知黄锐在下班路上一条隧道里遭遇枪击,失血过多,现在重度昏迷中,还没度过危险期。

王俊凯站在重症监护室外,黄锐说过的一些话突然闪进他脑海——

“王源枪法奇准。”

“只要你愿意查,很多蛛丝马迹都会暴露出来的。”

……

王源有不愿透露的过去。

第一次失败的行动前王源打过一个电话。

最近失败的行动,王源都有参与……

王俊凯握紧了拳,简直不敢往下想。

 

5

如易烊千玺所想,鬼强在社团老派中的势力越来越小,那帮老头纷纷开始表示支持易烊千玺了。

在最近的一次社团大会上,一众老大哥故意没有邀请鬼强。他们还在会上说,可以支持易烊千玺做新一任坐馆,不过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易烊千玺心想这帮老狐狸不会还想耍什么花样吧。

“旺角警署那帮条子老是跟我们作对,特别是那个王俊凯。如果你能除掉他,你自己今后也少点麻烦。”

易烊千玺思索了一下,然后答应了这个条件。

 

回去后,易烊千玺制定了一个自认为很完美的计划,然后打电话给了白仔。

“阿白,帮我约王俊凯。今晚9点在西旺角月辉大厦楼顶。”

阿白挂了电话,用外挂隐身软件给王俊凯发了封邮件:

“想知道内鬼是谁吗?今晚9点一个人来西旺角月辉大厦楼顶。”

就在一个警署还要发邮件,也是挺麻烦的。

易烊千玺还约了鬼强在同一地方见面,不过时间要早一个小时。

鬼强到了之后,易烊千玺从背后袭击他,给了他好几枪。

确定鬼强没有呼吸后,易烊千玺正准备把他的尸体拖到一边,不料身后突然飞出个身影,一脚踢飞了他的枪,然后将他扑倒在地,最后还把他的手铐在了旁边的水管上。整个过程极快,就是自认为身手好的易烊千玺都来不及反应。

 

“很意外吧。”刘志宏晃了晃手里的钥匙。

易烊千玺确实挺意外。

“你怎么知道我行踪的?”

“我在你办公室装了监听器啊,第一次去的时候就装了。”

想起自己最初对刘志宏的评价,易烊千玺觉得自己真是太小看人了。

看着旁边鬼强的尸体,刘志宏轻蔑地笑着:“你杀了鬼强还约了警察,想把警察杀了之后顺便把杀鬼强的罪名推给警察,然后自己就可以毫无阻力地当上坐馆了,对吧?”

易烊千玺知道自己栽在刘志宏手里了,也不否认。

刘志宏走到易烊千玺身边,蹲下,用枪指着他的头。

“那我是该感谢你帮我报了杀父之仇呢,还是恨你没让我亲手血刃仇人呢?”

易烊千玺愣了一下,接着突然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笑什么呢?!”

“你既不该恨我也不用感谢我。”易烊千玺带着梨涡说,“因为他也是我仇人,我唯一的弟弟被他害到基本成了植物人,现在还在医院。”

刘志宏突然觉得易烊千玺也并不是那么坏。

 

6

王俊凯如约来到了月辉大厦楼顶,却发现只有王源在那里。王源发现他来了之后,向他走了过去。

“别动!”王俊凯掏出枪对着王源。“想不到真的是你。”

“什么?你干什么啊?”

“别装傻了,这时候会来这里的,除了内鬼还有谁?!”

“什么内鬼?你别冤枉人!”

“那你来这里干什么?别说你是来散心的!”

“我收到了封匿名邮件叫我 来的。”

“有没有那么巧啊!”

“你先把枪放下,我们好好说好吗?”王源说着试图靠近王俊凯。

然而这个举动在王俊凯看来充满了攻击性。还没来得及想太多,枪里的子弹已经出膛。

“砰——”王源胸腔左部中枪。

王源瞪大了双杏眼,看看伤口,又看看王俊凯,接着无力地倒了下去。

王俊凯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了。他跑过去扶起王源,把他的头枕在自己大腿上。

“我真的……不是内鬼啊……”王源噙着泪,艰难地说道。

 

“你当然不是了,”罗庭信拿枪指着王俊凯的头,“因为我才是。”

王俊凯瞪大了眼看着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所见。

“你怀疑了为你挡刀的王源,却没有怀疑我,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呢,王Sir?”罗庭信冷冷地笑着,王俊凯觉得他变成了自己从不认识的人。

“黄Sir中枪也是你做的吗?”

“我只是告诉他们他下班常走的路线而已。”罗庭信扣动着扳机,“谁让他比你聪明,查到了我头上呢。”

“你也很聪明,可是有时候聪明会反被聪明误啊。”罗庭信被后传来了一把声音。他想转头看是谁,却发现自己做不到——因为他的后脑勺正被一把枪抵着。

趁罗庭信晃神之际,王俊凯迅速夺过他的枪然后反指着罗庭信。

现在罗庭信两手空空却被两把枪指着,也不得不投降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王俊凯还是不敢置信,罗庭信一直是他的好搭档啊!

“有些事情说了你也不会懂。成王败寇,被抓了我认栽,没什么好解释的。”罗庭信看向漆黑的夜空。

只是他在被押上警车前,突然对王俊凯和刘志宏说道:

“若没有贼,兵存在又有何意义?”

 

黑键与白键,互相衬托,相互制衡,共同谱写香港夜空最壮烈的篇章。

=================正文完================

 

**************小小的番外**************

场景一:

王俊凯在医院里给王源削平果。

王源说:“王Sir,还好你的枪法没有那么准,不然我就见耶稣去了。”

王俊凯笑笑,叉了一块苹果进王源嘴里。

“是是是,你枪法最准,我比不上,行了吧?”

 

场景二:

罗庭信坐在探监室玻璃的一边,另一边是一位中年妇女。

“妈,我再也不用受他们控制了。出去之后我想读书,我想当律师。”

中年妇女满脸泪水,不住地点头。

 

场景三:

圣玛丽安医院住院部11层28号房里,躺着一位植物人少年。

刘志宏在他病床前站了一会儿,然后放下了一只小小的轻松熊在他床头。

“你哥哥给你的。”刘志宏说完走了。

病床上的少年眼角溢出了泪水,枕巾上被水渍晕开了一小片。

=====================全文完=====================


*开LO9个多月终于有第二篇完结的文了,撒花~(虽然没什么好骄傲的但是要鼓励是吧~)

*完结+番外有5千多字,写了好久=_=... 有虫的话明天抓,好困了……

*有人看的话能不能给我条评论呢T-T

评论(6)
热度(15)

懒。看到喜欢的文点赞就好,慎关。

© 纸_鸢の园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