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_鸢の园地

【K寻】魑魅魍魉(男自延伸,主天宇寻,短篇完结)

 *看好前三个TAG(虽然不完全是CP向)

*男自同人而已,请勿上升真人

*正片进度慢,但这真的不是鬼故事orz...

 

~~~魑~~~

——当你自己是鬼的时候,你就不怕鬼了。

 

天宇寻觉得自己一定是见鬼了才会答应南区一中的那几个混混帮他们偷手机的。

还是大半夜的来,不怕撞到鬼也怕撞到人啊。

他们怎么就看上我了呢。天宇寻一边在教师办公室轻手轻脚地翻找一边想。大概是看我好欺负吧。或者只是刚好在小巷子里遇到了我。

“啊,在这里。”天宇寻拉开一个抽屉,发现了七年级某班主任收缴的十几部手机。

都是iPhone,这个班真土豪。天宇寻拿了约半数的手机,然后关上了抽屉。

 

他蹑手蹑脚地溜出办公室,关好办公室的门,然后迈开步子准备回家。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如果王凯利没有出现的话。

天宇寻转身的瞬间,看到了走廊那头的王凯利。他好像拿着一本笔记本,正像天宇寻这边靠近。

糟了,他不会看见我了吧!虽然走廊很黑,但我都可以看见他,说不定他也看到我了。

天宇寻有些急了。这么晚出现在教师办公室门外,被问起该怎么答呢?而且老师明天发现手机没了的话,一通报,王凯利肯定马上会想到他。

 

天宇寻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忽然想起了什么。

他掏出一支录音笔,那是南区一中的混混头儿宇哥给他的。 录音笔里录着小孩的诡异笑声。

“回去偷东西的时候要是撞见了别人,就把这里头的声音放出来,让他以为自己看到的是鬼。”宇哥把录音笔塞进天宇寻的口袋时嘱咐道。

“这是要我装鬼?”天宇寻瞪大了眼。

“你给我照做就是了!”宇哥有些不耐烦,“要真放了这录音,加上我们之前让人散布的闹鬼传闻,这样以后也就没什么人会晚上回学校了。”这样就能放心地偷第二次第三次了。宇哥邪魅一笑。

 

天宇寻感觉自己会越陷越深,但此时他也顾不得这么多,得先过王凯利这关 。

于是他打开了录音笔的播放开关,诡异的小孩笑声随之传出,简直令人起鸡皮疙瘩。

果然,王凯利手一抖,笔记本掉在了地上。

趁他弯腰捡笔记本的空档,天宇寻火速转身从另一边楼梯下去了。

天宇寻一路狂奔,简直要刷新自己的百米冲刺速度,很快就回到了家里。

 

~~~魅~~~

——人一旦撒了谎,就要用其他无数个谎去圆它。

 

第二天在自习室,王凯利果然提到了昨晚自己的诡异见闻,还把一众八年级生吓得抱作一团。

天宇寻也装作很害怕的样子,却偷偷观察着王凯利的表情。

很好,看来王凯利昨晚并没有看到他,至少没有看清是他。

生性顽皮的天宇文借机跟大家科普最近学校在闹鬼,可是王凯利却不相信有鬼。

“你们为什么就不相信这是一个不守规矩的人做的恶作剧呢?”

王凯利决心要抓住那个装鬼的人,还用激将法约了马思远、天宇文和千智赫晚上一起来捉鬼。

 

不能让他们深入调查啊——万一他们查到什么蛛丝马迹发现是他天宇寻干的怎么办?王凯利很聪明,马思远挺细心,千智赫这人虽然不熟但不知底细就更可怕,个个都不容小觑。

天宇寻越来越不安。他决定向天宇文坦白然后寻求他的帮助。

晚上八点,天宇文洗完澡,正在自己房里看视频。因为他们家里学校很近,所以还有空看集《万万没想到第二季》。天宇寻敲了下门然后溜了进去。

“哥,我有事跟你说。”天宇寻坐在了天宇文身边。

“啥?”天宇文头都没回,“哎宇寻你看这个自习室里的小孩像不像千智赫那小子?老跩了哈哈哈……”

天宇寻表示有些心累,能指望这二货吗?

“你听我说!”他按下了暂停键。

天宇文无奈道:“啊……好好好,你说。”

“我做了错事?”天宇寻低下了头。

“啥错事?忘记喂猫了还是刚洗衣服的时候把洁厕精当成洗衣液了?”

天宇寻踩了天宇文一脚,毫不留情。

“哎哟你谋杀亲哥啊!”天宇文嚎了句,但看到弟弟好像很严肃,马上端坐以表正经。

见天宇文终于认真听了,天宇寻将自己昨晚偷手机后偶遇王凯利然后装鬼糊弄过去的经过一五一十地给他讲了。

天宇文听完嘴巴张得可以塞下个鸡蛋了。性格温顺一向是好孩子的弟弟居然会偷东西了,平日最怕鬼的他居然还会装鬼吓人了,这信息量实在有点大!

天宇文缓冲了几分钟,才回答道:“还好今晚我也要去。行吧,我帮你瞒过去!”

“真的?怎么瞒?”天宇寻没想到哥哥这么快就有主意了。

“谁叫我是你哥,我不帮你谁帮你?还能怎么瞒?继续装鬼呗。”

天宇文凑到天宇寻耳边,把自己的计划跟他说了下。

天宇寻听完点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一不做二不休了。

 

~~~魍~~~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那晚天宇文的装鬼计划似乎实施地挺顺利,另外三人都没有发现是他在捣鬼。

天宇文回来后,给天宇寻比了个“OK”。天宇寻突然觉得自己哥哥还是挺靠谱的。

但是一切你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事,都会有被揭穿的一天。

天宇寻没想到王凯利这么聪明,很快就怀疑到了天宇文头上。

 

“昨晚学校闹鬼是你干的吧?那天……也是你干的吧?”

天宇文拿着手机给马思远“科普”学校的“闹鬼史”时,王凯利忍不住喊了出来。

天宇寻看到天宇文的后背明显抖了一下。

天宇文一开始还不承认,但在王凯利抛出证据之后,也不得不担下装鬼的罪名了。

看着天宇文灰溜溜地走了,天宇寻心里也是万分地难受。

天宇文本来没做错什么,都是为了保护他。看着别人为自己受罚绝对是对善良之人最大的折磨。

天宇寻提出要向大家坦白,天宇文却阻止他。

“这事我就帮你担了,你要是现在自首我就前功尽弃了。”

天宇寻只好作罢。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天宇寻按约定来到学校旁边的小巷子,把手机交给了宇哥。

“嗯?怎么才偷出来8部?”宇哥拿着棒球棍,把天宇寻逼到了墙角。

“因因为……只剩这么几部了。”天宇寻不敢看他的眼睛。

“小子我警告你,”宇哥捏着天宇寻的下巴把他的脸扳回来,“别跟我玩花样,你们学校里我可多的是眼线。”

看着眼前的混混个个都比他高大,还手持武器,天宇寻害怕了。

“还有一半,我带不完……”天宇寻忍着眼泪道。

“这才乖嘛!”宇哥笑着拍了拍天宇寻的脸,“我告诉你,上了我们的船,我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要是不按我们说的去做,你就等着跟我们一起曝光吧。不过我是没什么所谓了。”

宇哥接着大笑,身边的其他混混也跟着笑。

天宇寻的额头渗出了大滴大滴的汗,手指用力地抓着墙壁,在上面留下了几道抓痕。

 

那天晚上天宇寻去偷了第二次。偷完他在心中默念:这次千万不要再遇到王凯利!

但是根据墨菲定律,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天宇寻关好办公室门,转身看到王凯利正站在他面前。他吓得几乎瘫坐在地上。

王凯利表情很凶,他拉着天宇寻走到了楼道里。天宇寻感觉全身无力,就连下台阶都脚软。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王凯利质问道。

“我……”天宇寻紧张地要死,“我是被逼的……”

王凯利松开了天宇寻的手腕,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说下去。天宇寻于是把自己被南区一中的混混胁迫的事娓娓道出。

“你胆子倒是不小嘛。” 说实话他真没想到一向乖巧的天宇寻会做出这种事。

天宇寻没回答,只是睁着大眼睛看着王凯利。他现在很惊恐。

两人靠得很近,王凯利这才发觉,天宇寻长得好快,都快有他高了。

再凑近些,他发现天宇寻的睫毛也很长,此刻正像蝴蝶的翅膀般轻轻抖动;借着窗外照进的路灯的光,可以看到天宇寻的皮肤好白,嘴巴好红——啊,或许是被他自己咬的,他正紧张地咬着下唇。

王凯利突然有一瞬间的幌神。

“有没有人说过,你像女孩子?”这是王凯利回过神来后问的第一句。

“啊?”

 

王凯利突然有了个“邪恶”的想法。

“我说你不觉得有愧于你哥吗?”

说到天宇文,就戳中了天宇寻的死穴,他怎么可能无愧? 天宇寻默默低下了头。

“那你想不想弥补他呢?”王凯利换下原来严肃的脸,笑得有些痞。

天宇寻用力点头。

王凯利凑近天宇寻耳边,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天宇寻听完,顿时红了脸。

“这怎么可以?!”

“你还想不想让你哥重拾笑颜了?看着他现在那个鬼样你就开心了?”王凯利继续循循善诱。

天宇寻摇头:“当然不是!”

“那就照我说的做。”王凯利又开始严肃起来。

天宇寻觉着这句话怎么这么熟悉呢。

 

两人在校门口分别时,王凯利让天宇寻先按约定给南区一中的上交手机,他则装作毫不知情,之后自会有办法整治那帮混混的。

“千万别告诉你哥,马思远说要给他个惊喜。”王凯利拍了拍天宇寻的肩,转身走了。

 

~~~魉~~~

——自己犯了错,就要想办法弥补。

 

两天后是马思远和王凯利给天宇文办的欢送会暨——情侣派对。

天宇浩听了这名字表示不相信,上哪去给天宇文找情侣啊。

王凯利坏笑着,把马思远和天宇浩召到身边,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天宇寻则在一旁低头不语。

听完了王凯利的“大计”,马思远一脸震惊地看着天宇寻:“宇寻你居然愿意?”

天宇寻别过头,尽量装作无所谓。可是他不断地绞着手指这点出卖了他。

 

放学后,马思远在自习室拖着天宇文,天宇浩在布置会场,王凯利则陪天宇寻在厕所换衣服。

那不是一般的衣服,是王凯利从隔壁女校借来的——校服。

虽然王凯利给天宇寻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但天宇寻看着那裙子和假发,实在是换不下去。

“本来还想给你借条丝袜的,”王凯利提起了天宇寻的裤腿,“现在看来不用了。”他的腿自带丝袜了。

天宇寻抱着校服裙坐在马桶盖上,盯着那裙子,一脸苦大仇深。

王凯利有些不耐烦了。

“明明说好的现在又要变卦吗?要让你哥失望吗?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王凯利抛下这句话就走人了。

天宇寻咬咬牙,决定豁出去了。

 

两腿间空荡荡轻飘飘的感觉实在太怪异。天宇寻站在一众小伙伴面前时觉得自己不是自己了。

天宇浩和马思远都快笑疯了,王凯利也强忍着笑叫他“梓绮妹妹。”

天宇寻还得按王凯利的剧本,给马思远表白,接着换顶假发再假装琪琪。

带着满满的羞耻感,天宇寻让天宇文抬头看看他“心爱的女人”。

不过幸好如王凯利所言,阴郁了几天的哥哥终于又笑了。看着他没心没肺地笑着的样子,天宇寻也觉得值了。

 
 

天宇文接着开玩笑拍了天宇寻的女装照片,羞耻度爆表的天宇寻立马跑到厕所换衣服。

天宇寻洗了把脸,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百般无奈。

“真的这么像女生吗?天生肤白貌美怪我咯?”他喃喃自语。

突然手机震了震。解锁,发现是王凯利的短信。

“梓绮妹妹你好美啊!可以跟我约会吗?”

“美你妹……”天宇寻删了短信,当没看见。他的右眼突突地跳着,想来是有坏事要发生了。

 
 

~~~番外~~~

——魑魅魍魉怎么它就这么多。

 
 

后来南区一中的混混们打了千智赫和天宇文,也被他们自习室的打了回去,闹鬼事件的真相被揭开。天宇寻像校方坦白了,所幸学校考虑到天宇寻也是被迫的,因此他没有受到多大处分。

 
 

可是有另一件事让天宇寻挺困扰。

就是从他扮完女装那天开始,王凯利隔三差五就给他发短信,内容都一样——“梓绮妹妹,跟我约会吧!”

天宇寻从未回复他,看到就马上删掉。也想过把王凯利的号码拉黑,但总觉得他是开玩笑,自己也不必较真。

说来也怪,王凯利会在短信还有只有他们两个的场合叫他“梓绮妹妹”,有其他人在的时候还是会叫他“宇寻”的,所以有时候天宇寻会怀疑王凯利是不是间歇性思觉失调或者精神分裂。

 
 

一个多月后的某个周六,天宇寻又收到了王凯利的短信,本来想直接删掉的,但扫了一眼发现这次是不一样的内容。

“宇寻,你裙子和假发还没还我呢。”

天宇寻这才想起还有这茬,上次自己换完衣服他们都去医院看千智赫了,他把衣服带回家然后就忘了这事儿了。

“周一带去还你。”

“原来你没拉黑我啊╮(╯▽╰)╭”

“……现在拉黑还来得及”

“哎别别别!先听我说完。那女生已经跟别人借了好久的衣服啦,她刚才实在忍不住了才跟我说的。所以还是今天就还她吧这样她周一才有的穿。”

“……好吧。在哪儿见?”

“学校后门。”

 
 

天宇寻到学校的时候发现王凯利已经在了。见鬼,明明他家更近的。

“等很久了吗?”

天宇寻把衣服递给王凯利。

“也没有啦,”王凯利接过衣服,“我本来就刚好在这附近逛着。”

“哦。我走了。”天宇寻准备走人。

“哎你咋就这么冷淡呢。”王凯利拉住了天宇寻,“出都出来了,陪我逛逛不行吗?”

天宇寻很无奈:“我为什么要陪你逛呢?”

“我帮你解决了南区一中那群混混啊!在古代,这种情义简直可以以身相许了!”凯利学长义正辞严。

天宇寻白了他一眼:“蛇精病。”

“陪我撒,我可以教你跆拳道防身哦!这样以后就不怕混混骚扰了!”王凯利笑了,他有虎牙和猫纹,笑起来特别像猫。

“貌似现在你骚扰我比较多吧!”

“呃……我这不叫骚扰。”

“那叫什么?”天宇寻斜着眼睛看他。

“邀约啊!”王凯利突然凑近,“宇寻,跟我约会,好吗?”

天宇寻发现王凯利好像自己家的猫。偏偏他最喜欢猫了。

“先跟你去把衣服还了。”

哟,这是答应了的节奏?王凯利窃喜。

“宇寻妹妹最好啦~”

“叫我寻哥。”天宇寻给了王凯利一记眼刀。他挺直了腰,差不多有王凯利高了。

“傲娇……”王凯利揽着天宇寻的肩,向闹市方向走去,然后顺手把手里的袋子扔进了垃圾桶。

“哎这不是要还给人家女孩子的吗?”

“啊,这是我买的。”

 
 

============END===========

*说是CP文其实只是暧昧向~

*凯信的那个坑就不补了,用这个凑数吧(虽然这是K寻)……

 

评论(14)
热度(19)

懒。看到喜欢的文点赞就好,慎关。

© 纸_鸢の园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