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_鸢の园地

[凯/源/千/宏/信/麟]黑白键(警匪,架空,兄弟向,短篇)

上戳这里

 

(中)

1

下午2点。

王俊凯端着咖啡走进了罗庭信的办公室。

仗着腿长,他直接坐在了罗庭信办公桌上,一边搅拌着咖啡一边说:“最近德字头那帮家伙又蠢蠢欲动了。”

罗庭信摘了眼镜,按着精明穴说:“我也听说了,不只是‘欲动’吧,已经开始了。”

“嗯,听说他们要选新坐馆了,必经阶段。”

“上头有什么指示?”

“先攻老派 ,今晚行动。”

“ 好久没活动了呢。”罗庭信伸了个懒腰。

王俊凯呷了一口咖啡,眯着眼,嘴角上扬。“蠢蠢欲动”的,或许是他们吧。

 

“嘿,你今晚有约吗?”张警官敲了敲旁边王源的桌子,问道。

“啊,算有吧 。”跟老爸约好了一起看球。

“那你很可能要推掉了。”张警官还以为他是跟美女约会,有点替他可惜。

“为什么?”

“刚路过罗督察办公室,听到王警司说今晚好像有行动。”

“哦……谢谢啦!”

王源起身去了茶水间,打了个电话。

 

下午5点半。

“还没吃晚饭的赶紧去吃,吃完的收拾好东西stand by。一组的跟我,二组的跟罗督察,6点准时出发!”王俊凯对办公室的伙计们下令。

“Yes, Sir!”

 

一群人往餐厅跑,只见王源拿出了个面包在不紧不慢地啃着。

王俊凯走了过去,问:“你不去吃饭?”

“啊……”王源把口中的面包咽了下去,“我不喜欢吃饭。”

王俊凯瞄到王源桌子半开的抽屉里塞满了各种零食。

“王源,我不管你喜欢吃什么,总之执行任务时,别因为体力不足给我掉链子。”

“...Yes, Sir!”

“还有,尽量多吃点饭。这是为你好,你太瘦了。”

王俊凯说完就迈着长腿走了。

王源默默地嚼着最后一口面包, 已经拿出了洋芋片,想了想又塞回了抽屉。最后把两条士力架放进了上衣口袋。

 

2

晚上7点,旺角区警署的几十名警务人员全副武装,分布在了鸿兴大饭店的周围,等着头儿一声令下,就冲进饭店抓人。

饭店面前停满了各种豪车,饭店里也很是热闹。

据可靠消息, 德字头的坐馆今晚会借生日宴席的名义邀请和胜和九龙分会的坐馆,和他谈判。双方都会带家伙,一旦谈不拢估计会发展成械斗。

今晚的行动由王俊凯直接指挥。好久没有这种相对大的场面了,王俊凯竟莫名地有些激动。

7点半,王俊凯收到了上头发来的信息——双方老大不满对方的条件,局势紧张,恐怕马上要开打。

“一组全员!跟我从正门冲进去!二组从后方包抄,路上巡逻的同僚随时准备抓漏网之鱼!别让一个人跑了!”王俊凯通过无线电发号施令。

“Yes, Sir!”
“收到!”

众人马上行动。

 

王俊凯带着大队人马,穿过大厅和走廊,涌进了鸿兴饭店最大的宴会厅。

他们都手持上好膛的枪,然而眼前的情景却让他们几乎傻眼了。

哪里有什么双方火拼剑拔弩张,只有一个人吹生日蜡烛,其他人鼓掌叫好,简直其乐融融好不和谐!

看到拿着枪的警察冲进来,一众马仔纷纷起身,一脸凶相地盯着他们。

“做咩啊你们!”

“玩哪样啊!”

……

坐在最上位的人倒是不慌不忙地站起了身。王俊凯一眼认出了这是德字头的现任坐馆鬼强。

“ 有什么事啊,阿Sir?”

“我们收到线报,现在怀疑你们非法持有枪支,请配合我们检查。”王俊凯努力保持冷静道。

“这张是搜查令。”罗庭信走了上前,他带的小组也抵达了。

“哇,阿Sir,事情要讲证据的沃,我们哪里有私藏什么枪支?”鬼强身边的一个手下讽刺道。

“你都会说是私藏咯,哪能那么容易给我们看见?”罗庭信还击道。

“算了,由他们查,就看他们能查出什么来。”鬼强的脸上满是令人恶心的自信。

“给我搜,认真的搜!”王俊凯可不想就无功而返。

 

搜索进行了一个小时,人也搜了 ,地方也搜了,结果却是——没有任何违禁品。别说是枪支了,就连平常会从这些混混身上搜出的致幻药品都没有。

“太干净了,简直像是个圈套。”一旁的王源小声嘀咕。

王俊凯的脸色变得难看,他感觉中计了。

“阿Sir,你们查完没有?”鬼强嘲讽道。

王俊凯强忍着怒气。鬼强那嘴脸实在太可恶。

“没有查到什么可疑物品,但有人举报你,还是要请你回去协助调查。”

“你这分明是打横来的。”那个手下又不满地说道。

 “好,我随你们去。”

“强哥!……”

“去警察局喝杯茶而已嘛,很快出来的。蛋糕记得给我留点啊 。”鬼强吩咐完,轻蔑地看着王俊凯。

“一组A分队看好证人。收队!”王俊凯知道对方在挑衅自己,可他不能在这里发火。

 

3

晚上9点半,旺角区警署审讯室。

“鬼强,我再问一遍,你今晚摆宴会的目的是什么?”审讯的江警官问道。

“Madam啊,我都跟你说好几遍咯,生日宴会啊,皇家警察连小市民摆生日宴都要管了吗?”

“鬼强我告诉你别跟我们玩花样,和胜和的可是说收到你们的邀请去谈数了。”一旁的王俊凯忍不住插了进来。

“王Sir,我劝你还是关心下你自己吧!行了,在我律师来之前,我什么都不说了。”

“你好嘢——”

鬼强只是笑笑,然后闭着眼睛等律师来了。

 

 王俊凯走出了审讯室,不久之后鬼强也走了出来。

“啊,都10点多了,蛋糕上的奶油该化了。”鬼强看了看手表说,“皇家警察真是不会体谅小市民啊!”

鬼强斜眼看了王俊凯一眼,然后笑着走了。

“就这么让他走了?”王源问道。

“我们掌握的证据太少,他死不认账,我们还能拿他怎样。”王俊凯没好气地答道。

 

“阿凯。”门口进来个人。会这么叫他的,唯有西九龙总警司,黄锐了。

“黄Sir好!”王俊凯马上鞠了个躬。

王源还是第一次见这么低姿态的王俊凯,看来这个黄Sir是个大人物。

“跟我上一下天台吧。”黄锐晃了晃手中的袋子,里面装着几听啤酒。

 

4

黄锐和王俊凯喝干了一听啤酒才开始说话。

“这次任务失败了,你想过为什么没有。”黄锐问。

王俊凯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想过,但没想明白。”

黄锐喝了口酒接着道:“你知道我给你的消息从哪儿来的吗?”

“知道啊,你在德字头那边安插了线人和卧底嘛。”

“对,一般小消息靠线人就可以,关键情报还是得靠卧底。这次的消息,也是我最信赖的一个卧底给我的。”

王俊凯的好奇心被勾起了。

“那个卧底……我认识吗?”

黄锐摇了摇头:“这个警署的人都不认识,他刚出警队,就被我派去做卧底了。”

“没有在警队待过,你还真信得过他啊?”

“我没多少其他技能,只有一点,我看人很准,绝不会看错。”被称为“警队星探的黄锐接着说,“他在警校开始就一直跟我的了。”

好吧,这点王俊凯承认,毕竟他自己也是被黄锐相中然后破格提升上来的。

 

“能告诉我关于这个卧底的一些情况吗?”王俊凯还是想知道,这个被黄Sir这么看中的人,是何方神圣。

“不行啊,得保密。”黄锐拿酒堵住了嘴。

“连我都信不过?”

“不是信不信得过的问题。”黄锐摆摆手,“机密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免得滋生不必要的猜忌。”

“好吧……”

王俊凯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将啤酒罐捏成了薄片。

 

5

晚上11点,易烊千玺和几个心腹正在开会。

刘一麟犹豫了下,还是问了出来:“玺哥,我还是不明白。”

“说。”易烊千玺玩着手上的扳指,看向刘一麟。

“这次的消息是白仔打探回来的,为什么要告诉鬼强他们?”

易烊千玺笑而不语。

“其实我也不太明白!”另一个心腹,阿航说道,“为什么不趁机利用警察痛击鬼强他们?”

“会思考还是好的。”易烊千玺将扳指套牢,“可是你们想得还太浅了。”

刘一麟和阿航不解地望着易烊千玺。

“你以为那帮老家伙有这么容易扳倒吗?万一被他们知道我们知情不报,我们才危险。倒不如卖他个顺水人情,我们又不费一兵一卒。”

“玺哥英明!”刘一麟人忍不住由衷感叹。

“记住,对于黑道,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但是白道,只能永远是敌人。跟你做朋友的,都是想着怎么将你一网打尽的。”

 

易烊千玺又吩咐了一些,就将他们打发回去了。

他拉开厚重的窗帘,从37楼的落地窗眺望着旺角的夜景。

想象着日后这些底盘都是他的,易烊千玺的嘴角忍不住往上扬。

这是他每天最愉悦的时刻。

 

=====================TBC======================


*还有下篇就完结啦~

评论(2)
热度(13)

懒。看到喜欢的文点赞就好,慎关。

© 纸_鸢の园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