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_鸢の园地

【凯/源/千/宏/信/麟】黑白键(警匪,架空,兄弟向,短篇)

*背景设定为现在的香港,年龄设定:凯27源23千26宏19信25麟22。

*完全架空,OOC有。兄弟友谊向,无CP。切勿上升真人。

*突然起的脑洞(港产警匪剧看多了的产物),剧情恐怕老套。若有BUG请指出~

*涉及的heidao词汇若不懂情自行百度……

 

(上)

1

[今天又是个无聊的日子……]王俊凯把脚架在了办公桌上,一边搅拌着咖啡一边想道。

“叩叩叩——”

“进来。”王俊凯把脚放了下来。

“王Sir,新来的警长到了。”是罗庭信督察。

“啊……是今天吗?”

“我让他进来?”

“不用,我出去会会他。”看了一上午为了交差而勉强交上来的报告,王俊凯觉得自己需要活动下筋骨了。

王俊凯出了自己的办公室,发现外边还挺热闹,大家都在围着一个人,想必就是新来的警长吧。

“咳咳——”王俊凯清了下嗓子。

外围的男警员听到马上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内圈的女警员感受到气氛好像冷了下来,回头发现王俊凯站在那儿,也纷纷点头致歉然后回去工作。

等人群都散去了,王俊凯才看到刚才被围着的人。

那人穿着简单的蓝色牛仔裤白色T恤衫,外面加了件军绿色的短袖外套。他个子比王俊凯矮一些,1米78的样子,偏瘦,皮肤很白。王俊凯走近了些,发现他的脸长得也很好看——巴掌脸,唇红齿白,眉眼弯弯。

这样的人,应该去当明星啊!他不说可能谁也想不到他会是警察。

“你好! 我是新来的警长,王源。”对面的人向王俊凯伸出了手,眼里满是真诚和笑意。

难怪那些女同胞会这么激动了。她们不是没见过帅哥,只是很少见这么帅又这么暖的。

她们也觊觎过王俊凯,可是王大警司太冷了,除了工作似乎对其他都不感兴趣,还是个完美主义者、略骄傲的处女座。他不仅严于律己,还严于律人 ,整个警署的人基本上都怕他。

“欢迎。我是警司,王俊凯。”王俊凯握了握王源的手,“你的基本情况我听罗督察讲过了,23岁就当上警长,不错啊。”其实他自己也才27岁。

“王督察过奖了。”

“叫我王Sir就好。这里人都这么叫我。”

“那我呢?我刚好也姓王呢。”王源用轻松的语气说到。

[这个傻小子,居然敢这么跟老虎王(高级警员们私底下给他起的绰号)说话……]隔壁桌的张警长为王源捏了把汗。

“对哦,还真巧。”王俊凯居然丝毫没有生气,“那你就叫小王Sir吧。”

“YesSir!”王源又笑得眉眼弯弯。

[他看起来很聪明,应该觉察到其他同事对我的反应了,可是他居然一点都不怕我。]王俊凯感觉王源是个挺特别的人。

“晚上收工一起吃个饭吧。”王俊凯对王源说。

“好。”王源欣然应允。

王俊凯也笑了笑,转身回了办公室。

[看来今天也不是那么无聊。]

 

2

“哎,你听到没有, 刚才王Sir好像邀王源警长去吃饭了耶。”八卦的女警员Sandy对另一个女警员Coco说道。

“听到了!我也想约他的呢,看来只能改天了。”Coco遗憾道。

“哎你没get到我的point啦……”Sandy降低了些音量,“王Sir 从来不跟女同事吃饭,上次隔壁警署的美女Madam约他他也不理,该不会是……”

“是什么呀?”罗庭信突然出现在她们背后,吓了她们一跳。

“没……没什么。”Sandy赶紧装死。

“王Sir也经常和我吃饭啊。”罗庭信笑道,“别瞎想太多。”

“你不一样啦,你是督察了,王Sir很多事情要跟你商量。”Coco道。

“你也知道啊?王源都是警长了,你们只是高级警员 ,还不努力点工作、在这里说闲话?”

被罗庭信反将了一军的两人哑口无言,只得默默低头干事。

罗庭信私下里被称作“笑面虎”,他带着无框眼镜,虽然看起来比王俊凯和善多了,却有些毒舌且深谙每个人的死穴,也是得罪不起的主。

他和王俊凯被合称为“阎罗王”,虽然有点不敬,但 其实警署的都很佩服他们。年纪轻轻就担任要职,做事毫不含糊,结案快准很,近两年来旺角警区比较太平,还真不能不算他们那份功劳。

傍晚放工时,王俊凯果然来到了王源的位子旁,然后两人一起出了门。

罗庭信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一边擦着眼镜,一边露出意味不明的笑。

 

3

王俊凯和王源来到了警署附近的一家西餐厅吃晚餐。

两人边吃边聊,发现还挺投机的。比如两人都听喜欢周杰伦和陈奕迅的歌,都爱吃麻辣火锅。

“不知道你也爱吃火锅,早知道就不吃西餐了。”王俊凯笑道。

他好像很久没有跟人聊得这么开心了。他的朋友很少,一是因为平时工作忙,二是因为自己的性格好像真的比较难靠近,三是因为,他觉得身边愚人太多,很少能懂他的。

“那下次吧。”王源不经意地定下了下次约会。

“你为什么会想当警察呢?”

“那你觉得我应该做什么?”

“你先回答我。”虽然是下班时间,王俊凯还是不想毫无上司的威望。

“说出来你别笑我。因为我想除暴安良。”

“真那么简单?”王俊凯不太相信。他自己都有部分是因为想穿上帅气的警服拿上枪支才加入警队的。

“啊,也不全是吧,”王源顿了顿,“我承认里面掺杂了帮我爸报仇的想法。”

“报仇?”

“我爸就是被14K的人害死的。”王源端起了酒杯,似乎不愿多谈。

王俊凯也意识到情景有些尴尬,于是他想换个话题。

 

“你会什么乐器吗 ?”王俊凯看着不远处给情侣拉小提琴的乐师问道。

“啊……会弹钢琴。”

王俊凯想象了下王源穿着燕尾服坐在钢琴前的样子,应该很优雅,但怎么也无法和警察这职业联系在一起。

“弹钢琴啊,正好有个问题想请教。”

“请说。”

“为什么钢琴要有黑键呢?明明有这么多白键了。”王俊凯想了想又补充道,“50几个吧我记得是。”

“你说的没错,一般钢琴有52个白键36个黑键。从钢琴本身的构造来说,黑键是个半音,补充两个白键的音域空隙。”王源温柔地解释道,“况且若是没了黑键,白键不是太寂寞了吗?”

“那倒也是……”王俊凯点点头,酌了点红酒。

“那你呢?”

“啊,我对钢琴没什么感觉。”

作为一个要求完美的处女座,王俊凯对钢琴这种黑键和白键数目不等且没有什么倍数关系的东西爱不起来。若白键有54=36*1.5个,还能稍微符合王俊凯的美学。

“我是问你喜欢什么乐器……”王源忍着笑道。

“……我喜欢吉他。”

王俊凯办公室就放着一把,有时候想不出头绪时会弹一小会儿轻音乐。吉他声如歌者低诉,能让王俊凯更好地整理思路。

“真好。”王源举起了杯,“Cheers!”

“Cheers!”

 

4

好赌是中国人顽劣的天性,即使一无所有也要搏一搏运气。于是各种外围应运而生。每到欧洲的足球赛季,旺角——或许是整个香港——就开始新一轮的不太平。

 

易烊千玺坐在昏暗的小房间里,房里烟雾缭绕。他整个人往后仰,右手搭在额头上,左手的香烟尚未燃尽。

“顶……”他的不爽随着烟吐了出来。

也难怪他这么烦了。他是某社团的大公子,他老爸原先是这个社团的坐馆,两年前死了,本来他以为可以顺利接替老爸的位子成为新的坐馆,可是社团里其他老大纷纷以他还太年轻未成大器为理由,推选了另一个有名望的大哥上台。

“玺哥。”门外有人喊他。

“进来吧。”

来者是易烊千玺身边最亲近的手下,可以算是他那派的第二把交椅——刘一麟。刘一麟面带微笑,似有好事发生。

“玺哥,鬼强那边回话了。”

易烊千玺坐直身,看着刘一麟,示意他继续。

“他答应我们的条件了。这次欧洲杯,我们收的数比他们多,你就当新坐馆;否则……”

易烊千玺挥手打断了刘一麟的话。

[否则我就退出社团撤出九龙。那群老骨头想趁机除掉我,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不会让第二种情况发生的。”

“那肯定。”

“不过要赢过他们也不是易事,鬼强手下虽然废柴多,但他们人多,还占了旺角大部分地盘,我们要赢,必须靠精明的手下和挖墙脚,能扩宽业务到其他区也可以。不过现在我手下也就你和几个人比较醒目了,还得多招点能干的人啊……”

易烊千玺掐了烟,若有所思。

“玺哥,我手下现在倒是有一个挺能干的艇仔,近两个月收数都比其他艇仔多几倍。”

“哦?他叫什么名字?” 易烊千玺来了兴趣。

“刘志宏,我们都叫他宏仔。”

“带他来见我。”

 

5

刘志宏刚收完一笔数,就接到了刘一麟的电话。

“现在去?好……好,我即刻到。”

刘志宏轻声笑了一下。[看来我的时代要到了。]

 

刘志宏赶到时刘一麟正站在楼下等他。大哥的住处和办公处都比较隐蔽且经常换,通常只有少数人知道,其他人要见大哥都得靠知道的引见。

“麟哥。”刘志宏向刘一麟稍微鞠了个躬。

“跟我来。”刘一麟招了招手。

刘志宏跟着刘一麟走着,像个好奇宝宝一样观察着四周。

“别四处望,就要到玺哥办公室了,醒目点。”刘一麟见状忍不住说了下他,太没见过世面了。

刘志宏傻笑着摸了摸头,然后马上换上一脸严肃的样子。

刘一麟有些无语,不知道这傻小子怎么收数的时候这么厉害。他扶了扶额头,敲了下易烊千玺的门。


“玺哥好!”刘志宏中气十足地叫了一声,然后双手背在身后站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保镖呢。

易烊千玺忽然觉得这小子挺好玩的。

“你就是宏仔?”

“是,玺哥!”

“今年几岁了?”

“19了,玺哥!”

“进我们社团多久了?”

“一年多了,玺哥!”

“听说你最近收数很厉害啊?”

“还行而已,谢谢玺哥!”

“宏仔,没有人教过你,跟人说话时要看着对方吗?”

“啊……”一直盯着易烊千玺身后墙壁的刘志宏这才低下头,看向易烊千玺的脸,“不好意思啊玺哥!”

易烊千玺也这才看清刘志宏的脸,稚气未脱,虽然脸上有些伤,不过以一个混混来说也太白净了些。

“给你手下加两个人,继续卖力干,业绩好就升你做大艇。”

“是,玺哥!谢谢玺哥!”刘志宏嘴角忍不住上扬了。

“你先出去吧。”

“好的玺哥!”刘志宏鞠了个躬然后走了。

 

“他一直跟你的?”易烊千玺问刘一麟。

“嗯,我家乡那边人,来投奔我的。”

“呵,这人挺有意思的,虽然傻,但很有干劲。”

刘一麟笑着点点头。

“不过说聪明,肯定还是不如你的,这些年来多得你,不然我一个人怎么够那些老狐狸玩。”

“多谢玺哥赏识。”

“最近辛苦你了,桌上那支酒你拿回去吧。”

“是,谢谢玺哥。”

刘一麟拿着那瓶82年的拉斐,离开了易烊千玺的办公室。

 

“刘志宏吗……这种傻乎乎的人,你给他点甜头,他就对你忠心耿耿了。”

易烊千玺又点燃了一支烟,自言自语道。

 

==============TBC==============

中戳这里

评论(2)
热度(27)

懒。看到喜欢的文点赞就好,慎关。

© 纸_鸢の园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