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_鸢の园地

【千宏/凯源】Mon amoureux (半现实向,微虐,HE/BE)

*今天是感恩节,我来更文啦~(虽然是虐的这篇)

*就算热度低我也要接着写↖(^ω^)↗

*其实我没有说BE的是哪对,不是很有悬念吗【什么鬼?!】,我是那么容易被猜到的人吗~

 

Chapter 02

 

来电人没有图像,备注也只有简单的几个数字——

“1128”。

……

 

1

刘志宏犹豫着,想等电话那头先挂断,再发个短信回去的。

可是对方却异常坚持,一次响完后,又马上打第二次。

这么久没怎么联系了,会说什么呢?

刘志宏深吸了一口气,将屏幕下方的听筒滑向绿色区域。

“喂?”

“刘志宏。”

好久违的声音。

“嗯。”

“王源儿现在怎么样了?”

刘志宏第一反应是为什么要打我的电话问他的情况,接着马上反应过来。

“大源怎么了???”

“你不知道?”

刘志宏最讨厌别人跟他说这句话了。好像他什么都应该知道一样。

“……我不知道。”

“他晕倒了,我还以为你会在照顾他。”

[……对,我是失职了。]

“你听谁说的?我早上看他还好好的。”

“早些宇寻打电话给王俊凯说的。”易烊千玺轻轻叹了口气,“你也不知道就算了。他现在在医务室,待会儿去看看他吧。”

“知道了。”

[不用你说我也会去。]

刘志宏正准备挂电话,那边又来了一句——“刘志宏……”

“嗯?还有事?”

“对不起,我刚才语气不太好。”

“没事儿,你也是关心阿源所以有些急了吧。”

“嗯,最近……”那边停顿了1秒,“没事了,挂了。”

“嗯。”

刘志宏还保留着那个习惯。跟易烊千玺打电话,从来不说“拜拜”“再见”之类的话,而且要等到对方挂了才挂。

 

刘志宏挂了电话,握着手机,头往后仰,面无表情。

“刘志宏……”同桌小心翼翼地叫了他一声,“你没事吧?”

“啊……没事。”

[我居然忘记出去再接电话了。还好同桌不是什么八卦的人。]

“我看你刚才一直趴着,现在好像脸色也不太好,没事就好。”

“谢谢关心了,我真的没事。”刘志宏站了起来,“不过确实挺累的,我去医务室休息下,下节课老师问起你就说我头晕去看校医了。”

 

2

刘志宏一走出教室就开始——忍不住地——思考和联想,一些人一些事。

比如王源怎么会好端端的就晕倒了——肯定是因为没吃早餐。

比如罗庭信为什么会先打电话给王俊凯——看来信哥果然是家族第一懂,王俊凯不可能向这么多人坦白的——毕竟他连王源本人都还没告诉。

想到罗庭信刘志宏又忍不住想远了一点。

罗庭信现在和王源同班,都在文科重点班(刘志宏则在理科重点班)。高二文理分科后刘志宏和王源就不在一个班了,罗庭信知道自己和王源一个班后倒是很高兴,说终于有人和他说话了,之前在的那个班闷死了,他都快要真的变成只会说“就是”“真好”的天宇寻了。

 

再比如,为什么易烊千玺叫罗庭信作“宇寻”却坚持叫他“刘志宏”。

明明罗庭信早就退出TF家族了,而自己才是那个留下来的人。

家族的人对他各种称呼都有——像王俊凯有时候会叫他二文,王源有时候叫他志宏、宇文,刘一麟和罗庭信也有时候叫他宇文或者调侃地叫“哥”,师弟们则大部分很给面子的叫“宏哥”。

只有易烊千玺一直以来坚持叫他全名,用他那极富磁性的嗓音。

而刘志宏偏偏对这种低沉而优雅——用粉丝们的话来说就是“苏到爆”的嗓音,抵抗不能。

 

再比如,易烊千玺有多久没有打电话给自己了?——虽然自己也很久没有主动联系过他了。

快半年了吧,从去年11月底,易烊千玺生日翌日开始。

为什么一个小小的举动,一个在他当时看来近乎是玩笑的举动,会掀起如此波浪,以至于现在他和易烊千玺几乎形同陌路。

刘志宏一直一直想不明白——其实也不想完全明白。

想到那哪怕是千分之一的可能性,刘志宏就会心如刀绞。

 

又再比如,为什么自己明明早已决定不再想他,却还偷偷存着他的号码,还因为他的一个电话扰乱了思绪。

 

………………

 

3

我曾经问遍这个世界,从来没得到答案。

——关于易烊千玺的所有问题。

 

4

不知不觉刘志宏走到了医务室。

“啥毛病?”校医张医师总是这样直白。也是,没病到这干嘛。

“没,来看人。”刘志宏摆摆手。

“进去吧。”张医师手一挥,然后拿出报纸继续看。

 

输液室里,王源静静地躺在一张床上,睡得很安稳,旁边支架上挂着的葡萄糖水正一点一滴缓缓地注入王源的血脉中。

罗庭信坐在一旁玩手机,见刘志宏来了,马上站起身。

“宏哥你来啦。”

“怎么不早点通知我。”

“这不有我嘛。”罗庭信笑着道,“正好是班主任的课我就溜出来玩玩啦~”

[都5月份了,亏得你说得那么轻松。]

“你先回去吧,”刘志宏绕到罗庭信背后推着他往外走,“换我来。”

“哎不用啊……”

“我困了,换我躺躺行了吧?”刘志宏不由分说地把罗庭信推了出去。

“好吧,那你好好看着王源,糖水没了记得叫老张。”罗庭信边走边说。

“快走快走。”

 

刘志宏坐了下来,见王源皱了皱眉头,然后翻了个身,又恢复了安详的睡颜。

每天见着,刘志宏竟没发觉王源是那么瘦,床单外露出来的手臂,简直比班上绝大多数女孩子的还细。下巴也没有一丝丝赘肉。

看着好心疼。

王源绝不柔弱,甚至很多时候(一般是王俊凯不在的时候),他是妥妥的一哥,源少。

可是他偏瘦的体质,天真的眼神,笑起来没心没肺的样子,总是让人忍不住想疼惜他。

无论是比他大的还是比他小的。

比如他的千千万万的粉丝。比如王俊凯。比如刘志宏。比如,易烊千玺。

 

刘志宏揉着太阳穴,命令自己不要想那么多了。

他见输液袋里的葡萄糖水还有不少,就打算小憩一下。

 

5

醒来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刘志宏揉了揉被压麻了的手臂,一边的脸上带着红红的印痕。

“啊,你醒啦?”

“现在几点了?”刘志宏还不是很清醒。

“快12点啦~”

“什么?我睡了两节课?!”刘志宏有些懊恼。明明他不是个贪睡的人,一定是因为昨晚的梦太伤神了。

“没关系啦,我不也睡了一上午?就当养精蓄锐呗~”王源看起来精神很好,颇有说服力。

“You win.”

刘志宏其实也不是很在乎这么点时间。只是因为王源晕倒进医务室,让易烊千玺突然又在他的生活中掀起了点波澜,这点让他不爽。

或者说那个这么容易被左右的自己,让他不爽吧。

 

“你跟千玺联系了啊?”王源看着手机道。

“……他跟你说的。”

“嗯,算吧,他在微信群里说的,说打电话给你了,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凶。”

“哦……”

他们的微信群,只有他们三人的微信群。曾几何时,刘志宏也是在这个群里面的。

每天分享些新奇好玩的东西,或者讲几个半冷不热的笑话。

不过这个群从他们上高三起就冷清了很多——主要是王源不怎么说话了。

退出这个群好像也没有很久,刘志宏却感觉在里面嘻嘻哈哈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志宏啊,”王源架上刘志宏的脖子,“你跟千玺到底怎么了啊?”

刘志宏一把推开王源的手。

“无可奉告。”

“到现在还不能说吗……”王源扁了扁嘴。

王源就算是嘴角向下的时候也是很帅。刘志宏没有跟王源说过这一点,但他心底里是认可粉丝们的这个看法的。

“别说我啊,你为什么会晕倒,肯定是因为没吃早餐吧?”

“哎呦刘志宏你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王源笑得人畜无害,“我跟你说,我本来一去到教室就要吃的嘛,然后班长告诉我今天是我值日,我就赶紧拿着扫帚去扫楼道了,结果扫没几下就晕了,还好罗庭信一把扶住我我才没摔死……”

“王源大哥,一哥,说这么多,你饿了么?”刘志宏忍不住打断了王源。

“啊,当然饿了!快饿死了!”王源顿感碳水化合物的重要性。

“那就走吧。”刘志宏拉起王源。

“刘志宏我貌似没带饭卡耶今天你请我吧。土豪哥求包养~”

“……滚……那是我的台词。”

 

6

刘志宏寝室的阳台上种了一盆花。那是一盆五九菊,现在已经开花了。

刘志宏摘了一朵,轻轻抹去花瓣表面的水珠,然后开始——撕花瓣。

“要再联系他”、“不要联系他”、“联系他”、“不联系”……

 

“刘志宏你在干嘛啊?”一位舍友回来后凑了过来,“噗,你该不会在学林黛玉葬花吧?”

[还好他没看出我在撕花。啊不对,我怎么在做这么忧郁少女的事,岂可修!]

“没,我在研究这株菊的花瓣数目是否符合斐波那契数列而已。”

“哈,真好兴致。”舍友收好衣服就去洗澡了。

 

“还是不联系吧,说好高冷到毕业的。”刘志宏喃喃自语道。

 

刘志宏收拾好花的“残骸”,感到袋子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估计是王源要我带什么到教室?这小子最近勤奋的很,傍晚下课都不回寝室了。]

 

刘志宏抹了抹手上的花粉,掏出手机,解锁,点开微信,却吓得差点把手机摔了。

屏幕上用一个小男孩照片做图像的人,发来一条消息。

“Let the past be past.”

 

===================TBC===================


*本来想27号发的结果变成了千千生贺文了我也是醉了

*想想他们之间的误会、矛盾还是下次揭晓吧

*最后感觉我在写甜文啊(本来就是微虐嘛~)

评论(4)
热度(21)

懒。看到喜欢的文点赞就好,慎关。

© 纸_鸢の园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