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_鸢の园地

凯源的26个字母(小短篇合集,26篇+1番外,主温馨暧昧向)(3=G篇)

G——Ghost(鬼魂)【长篇,微虐,慎】

【BGM:Scarborough Fair——莎拉·布莱曼(Sarah Brightman)】

(为什么选了这个BGM呢,因为觉得这首歌很……空灵的感觉吧~)


在王源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他打了个喷嚏。

季节已是深秋,重庆的夜晚确实很凉。王源紧了紧皮外套,躬身进了自己的轿车。

车子无故死火了好几次才成功启动,这让王源更加烦躁。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真是够他烦恼了的,连平日里托某人的福得以悉心保养的爱车现在也要来参一脚吗?

王源不知道这是“车之将死,其鸣也‘碍’”,如果他知道自己即将踏上不归路,或许就不会执意要在深夜去开车兜风了吧。

 

五天前是王源的24岁生日。就在那一天,王俊凯向他求婚了。

“还记得吗,小时候你说过,要在自己24岁的时候找对象,现在是时候了。”

就用那么简单的话语来求婚,王俊凯你也太不浪漫了。

王源在心里小小吐槽着,却还是接下了王俊凯手中的戒指。

王俊凯笑着揉了揉王源的头,然后将戒指戴在了王源右手无名指上。他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也戴着一模一样的戒指,那是他偷偷在国外定制的,上面刻着“K & R”。

 

王源从包里掏出戒指给自己套上,摸了摸无名指上永恒承诺的信物,哑然地笑了笑,然后转动方向盘,驶离了停车场。

王源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子开上了高速公路。这个点钟路上车辆很少,王源渐渐地开始加速。本来他只想兜兜风驱散下这几天心中的阴霾的,思绪却随着车速的飙升渐渐飘远。

 

王俊凯向他求婚后,他们打算对外公开关系。在这之前,他们都觉得很有必要得到家人的认可,于是他们决定在第二天向家里坦白。

他们没有乐观到家人会欣然同意然后开始操办婚事,但也没有想到会遭到如此强烈的反对。

他们先来到了王源家。王源事先和妈妈说了今晚要和小凯回来吃饭,源妈源爸很开心地张罗一桌子的菜——也算是给昨天生日却无法回家的王源补一顿吧。

饭桌上的气氛是如此的其乐融融,和谐到外人怎么看都会觉得这就是一家人,和谐到王源觉得摊牌的时机到了。

“爸,妈,跟你们说个事。”

 “什么事儿?”源妈放下筷子,笑道。

王俊凯看向他,偷偷在桌下握紧了王源的手,示意他继续。

“就是,我和小凯在一起了,想跟你们说一声。”王源尽量保持着冷静,脸上带着笑。

原本还在扒饭的源爸也停了下来,表情瞬间严肃了。

“源儿,你认真的?”

“嗯,”王源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伸出右手,“他昨天向我求婚了。”

“啪——”源爸把碗筷用力地在桌上一放,然后道:“不行,我不同意。”

“爸,我们……”

“源源,我知道你和小凯非常要好,但婚姻可不是儿戏,你们都是男的啊!”源妈打断了他的话。

王源没想到爸妈一个都不支持自己,瞬间有点慌乱。王俊凯再次握紧了王源的手,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

“叔叔,阿姨,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源源好,但是我们真的很爱很爱对方,可以说,这辈子我们只认对方了。希望你们可以认可我们。”

“很爱对方?离开了对方就没法活吗?”源爸冷冷地看着王俊凯。

“嗯。”王俊凯毫不犹豫地回答着,把王源都吓了一跳。

“小凯,你想过外界会怎么说你吗?”源妈试图让他知难而退。

“我不在乎。”

“那你想过别人会怎么说源源吗?也不在乎吗?”

“……”王俊凯无言以对,只能看向王源。

“我不在乎!不关事的人怎么想怎么看怎么说为什么要在乎?”王源接话了。

“没问你。你先出去。”源爸继续发话了。

王俊凯拍了拍王源的肩膀,扯出了个笑容,示意他自己可以撑住,然后松开了握紧他的手。王源只好点点头走了出去。

“小凯你家里怎么说?”

“我还没跟他们说,想先跟您和阿姨坦白。”

“你觉着我们比较好说话是吧?”

“不是。我们只是觉得,您和阿姨很爱王源。”

“唉。”源妈叹了口气,“正是因为很爱他,所以不想让他受到外界的攻击,你明白吗?”

“我会好好保护他的。”

“保护?怎么保护?你知道你们是谁吗?红遍中国乃至亚洲的公众人物啊!如今有那么多人支持你,可是想过吗,一旦你们出柜,这些粉丝有多少会转为黑子?加上那些一直在黑你们的人,你知道有多可怕吗?”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随着两人日渐成熟,原本带着稚气的长相愈发帅气逼人,女友粉愈来愈多,曾经叫嚣着“凯源党头顶青天”的CP粉渐渐转变或者被排挤出圈。这种情况下,宣布出柜确实会掉粉无数甚至招来很多黑子。

王俊凯自己是不在意的,反正真正爱他的人总是会一直支持他的。

“源源,还有你,都前途无限,你想扼杀源源的梦想吗?”源妈一句话就戳中了王俊凯的软肋。王俊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王源受到伤害。

他也挣扎了很久啊!可是对王源的爱已深入骨髓,让他无论如何也想跟王源一直在一起。而且他知道,王源也同样爱着自己,于是他想博一博。

“我知道,我们都知道。我们不求外界的祝福,只是想得到你们的支持而已。可能我们的前途就这样毁了,但比起失去对方的痛苦,那简直不值一提。”

源妈无奈地摇了摇头,起身到阳台去打电话了。

源爸继续严肃脸,沉默了一阵之后,他叹了口气道,“你们还是太年轻啊!或许你们该冷静下,过段时间就能理解我们的用心了。”

还没等王俊凯接话,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掏出一看来电人——是妈妈。王俊凯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喂……”

“小凯你给我马上回来。”

“妈,我——”

“嘟————”

王俊凯无奈地收起手机,明白了是源妈已经向自己妈妈报了信了。

一直在门外偷听的王源忍不住跑了进来,拉住王俊凯的手。

“小凯你要走了吗?”

王俊凯很想带着王源一起走,但是情况好像不允许。

源妈已经走了过来,拉着王源道,“源源你放手,他自会处理。如果他没法说服他父母,过了我们这关也没用。”

王俊凯轻轻挣开了王源的手,尽管他很不舍,但是他更舍不得王源再受到挑战。听妈妈刚才的语气,王源要是一起去可能会遭遇比自己更难堪的处境。

可是他不知道,这竟是两人最后一次牵手。若他知道,他绝不会松开分毫。

 

车速来到了150 km/h,王源瞟了眼速度显示盘,稍微从王俊凯最后看向自己的那个眼神中回过神来,然后放慢了一点点速度。

眼前是空旷的道路,却好像全是王俊凯的影子。

他摇了摇头,似乎想把王俊凯从他脑袋中暂时赶出去,耳边却一直响起王俊凯最后一通电话的声音。

 

“王源,我们分手吧。”冷冰冰的声音,带着沙哑,却没有感情。

“王俊凯你在逗我呢?”

“不,我想通了,我们还是不能在一起。”

“你被洗脑了!”王源很生气,明明是他先求婚的,隔了几天就来说分手,这不是玩弄他感情吗?

“或许是吧。”王俊凯不肯多说几个字,但听得出有点鼻音。

“小凯你要放弃我吗?”王源的声音软了下来,他知道王俊凯对这样的自己毫无抵抗力。

换做是以前,王俊凯肯定会马上接上,“不要放弃”或者“别闹”,但这次他却沉默了。

沉默了好久,王俊凯才回答:“对不起。求你忘了我。”然后他就挂掉了电话。

这当然不是王源想要的答案。王源回拨过去发现王俊凯已经关机了。

“呵——”王源自嘲地笑了笑,然后把头埋进膝盖默默流泪。

终究还是败给了现实吗?

第二天,也就是今天,源爸源妈终于解除了王源的禁足令,准许他出门了。

他们不是相信王源不会去找王俊凯,他们只是相信王俊凯不会让王源找到他。

 

“求你忘了我求你忘了我求你忘了我……”这句话在王源的脑海中不断循环,王源的心里越来越烦躁。

“你以为你是想忘就忘得掉的吗?王俊凯你这混蛋!”

王源喊出这句话,不自觉地踩了油门。

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一个老爷爷,头发花白,面容慈祥,就这么站在自己前方5米开外的地方。

车速160,减速刹车都来不及了,王源的大脑几乎当机,下意识地转了方向盘……

 

王源感觉好像睡了很久,醒来时发现自己轻飘飘的,好像很轻松,身体又似乎挺疼的。

周围漆黑一片,安静异常,空气中弥漫着陌生的难闻的气味。王源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他闭上眼睛,努力地回想,脑中却只有依稀的记忆:高速公路,突然出现的老头……然后是警笛声,吸氧机……都是模糊的片段,连不起来。

他坐起身来,感觉有点冷,心想这是哪儿呢怎么大秋天的空调开那么低。

突然有脚步声传来,然后有道门被打开了,房间里亮了起来,进来了两个穿白大褂的看起来是医生的人到处巡查。借着灯光,王源看清了周围——一张张病床上,躺着一个个只露出脚掌的人,白色的床单从头盖到脚。

王源瞬间明白了自己在什么地方——这尼玛是太平间啊!他吓得三魂掉了七魄,大声叫喊,然后迅速发现自己不该害怕:因为自己现在也跟周围的尸体一样——死了。

两位医生全然没有发现王源的存在,这更肯定了王源的想法。

王源感到一阵头痛,丢失的记忆慢慢浮现,一切都串联了起来……

 

王源惊恐地发现高速公路上,自己的正前方,居然有位老人站在那里,好像等着被自己撞似的。

生死就在一瞬间,王源选择了右转,车子义无反顾地撞上了绿化带。

刺骨的疼痛之后身体似乎没了知觉,只有残存的听觉似乎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

意识渐渐远离,呼吸越来越弱,王源感觉自己快要死了,眼前却还是浮着王俊凯的身影,是他笑得虎牙都藏不住的样子——这是他最后的记忆了。

没想到自己就这么死了。在还没得到任何人的祝福时就死了,还没听到王俊凯请求他的原谅然后回到他身边就死了,还没来得及跟王俊凯说,即使是王俊凯说的分手自己其实也不怪他,就死了。

 

就在王源因自己英年早逝唏嘘不已的时候,又有人进来了。或许不能称之为人。因为他是穿墙进来的。

那人走近了王源,王源发现竟是差点被自己撞死的老头。

不对啊,自己明明为了躲避他撞上了绿化带,他怎么还来了这里,难道是被吓死的?

王源心里挺愧疚的,但也于事无补了,正想跟老头道歉来着,老头却先发话了。

“不好意思啊,小伙子。”

“啊?”王源一头雾水。

“其实呢,你本来不应该死的。”老头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都是我的错。”

王源以为他说的是自己因为躲避他而死,叹了口气,说:“你个行人跑到高速公路上突然出现确实不对,但我自己当时也有点心不在焉的,况且您老人家也下来了,就不要内疚了。”

王源果然是个暖男,嗯,现在算是个暖鬼吧。

“不不不,我说的不是这个。”老头有点不好意思了,“我本来就不是人。”

 

“哈?!”王源张大了嘴。

“其实咧,我啊,是死神来的~”老头笑得一脸无辜,还冲王源使了个wink。

 “确切地说我是见习死神,月头刚上班,你是我第一单case呢!”

王源整个人,哦不,是整个鬼都不好了。

 “所……所以呢?”王源强打精神接着问。

“我被分到一个任务,是今晚到江北XX高速公路造成一起车祸,死者叫王原。”

“嗯,那就是我咯……”王源心想,果然生死有命啊。

然后死神的下一句差点把他噎死了。

“原是原来的原,可是我下午打死亡通知书的时候不小心打成了你这个源,然后直到刚才才发现。”死神说得如此轻松,就好像他只是把白菜的价格标成了土豆的。

“什么?!你开什么玩笑!”王源大叫着想要暴打老头一顿。

死神却瞬间闪到了房间的另一边。

“矮油,你也不能怪我啦,谁叫你那么出名,搜狗联想输入,第一个就是你的名字嘛!”死神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

王源气得吐血三升(此处应有喷血特效),跳起来抓住了死神的衣领,发现自己死后竟格外的轻盈和敏捷。

“你就不能用五笔输入法吗?!”

死神扶了扶额头,尽力安抚王源。

“小伙子你先别激动,其实还是有办法可以补救的。”

“什么?”王源两眼一亮,“快说!”

“都说人死不能复生……咳咳”

王源掐紧了死神的脖子。

“唉你听我……说完啊……”

王源稍微松开了手。

“但是我向领导费尽唇舌,终于力挽狂澜,为你争取到了一个重生的机会!”

“这本来就是你的错好吗?!”王源还是生气,但想到还是有机会复活,稍微平静了点。

“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错~”又是一个wink,“不过多亏了我,你才能保持魂魄待在肉身周围和保留五感。换做其他死神肯定当做手误就提交报告完事了。”

“……”他说的好有道理,王源竟无言以对。

 

“但是毕竟死都死了,也不能说改就改是吧,复活是有条件的。”

王源无力地放开了死神,瘫坐在一边道:“快说,什么条件。”

“就是要完成一项任务。”

“什么任务?”

“让世界上因你的死最难过的人重开笑颜,必须是真心的笑那种。”

“啊?这什么鬼任务啊!”

“说的不错,就是‘鬼’任务~”

“你再恶意卖萌信不信我到地府投诉你投诉到让你丢饭碗?”

“别呀,我不逗你了。这个任务的意义就在于,因为你的死最难过的人都能真心笑出来了,你的罪过,好啦,别瞪我了,也是我的罪过,就减轻了,阎王爷就准许你重返阳间啦~”

王源实在无力吐槽冥界官员的脑回路,但心知除了接受他们的条件别无他法,也只得照他们说的做了。

“除了这个还有别的约束吗?”

“有时间限制的,要在72小时内完成任务,不然你就再也回不去肉身啦。现在……”死神看看怀表,“你还有50小时左右。”

“那你特么还给我这么磨蹭!”王源又想掐死神了。

他压制住怒火,接着问:“那我有什么超能力吗?”不愧是万能中二少年的蓝朋友。

“能力嘛,你没有别的超能力,不过你能够和那个任务的目标人物心灵感应。感应的强弱又受到你们的身体、精神状态,想法相通程度,气温、压强、空气湿度等影响。”

“后面那几个因素是什么鬼啊!”王源累觉不爱,顿了顿又问,“那个人看得到我吗?”

“残念啊,看不到哟~谁都看不到你的。不过你意念够强的话可能可以让他听到你的心声。”

“……那怎么知道谁是因我的死最难过的呢?”王源冷静下来了。

“这个不用你猜,我已经用最先进的设备探测过了,有答案了。”

 

王源脑海中闪过好几个人。妈妈,爸爸,虽然他们因为自己出柜而曾经打骂过自己,不肯让自己出门,但他知道,父母还是很爱他的。

然后是王俊凯。这个嵌入自己生命怎么也不肯离开的人,这个自己用尽所有力气去爱的人,虽然最后分手了,但知道自己死了,还是会难过的吧?

还有自己千千万万个粉丝,那些可爱的小汤圆们,会不会因为自己的爱豆离世而痛不欲生呢?

王源希望那个人是王俊凯,可是他又不想王俊凯为了自己那么难过。

 

 “噔噔!”死神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小箱子,解释道,“这个是我们重庆地府新购置的心跳探测仪,瑞士地府制造,非常精准。用它探测目标人物的心脏跳动频率,在听到你死讯时心脏停止跳动时间最久的,就是为你的死最难过的人啦~当然直接吓死的不算。”

“快说是谁吧,时间不多了。”王源心中大概有了答案。

“他就是……王~俊~凯~”死神突然声音变了,好似王俊凯少年时候的声音。王源想起了某期TF少年GO里王俊凯自爆扮淘宝客服的经历,当时的他也是这样,压低了声音,却格外有魅力。


[王俊凯,明明为了我的死那么伤心,为什么还要狠心跟我说分手呢?我一定要活过来,跟你问清楚!]

王源沉默了一会儿,决定接受这个任务。

太平间门外又传来了脚步声,很轻,很慢。门再次被打开,这次进来的是一个人。逆光下看不清那人的脸,但仅凭身形的轮廓,王源也知道来者是谁了。

除了王俊凯,还能有谁呢?

王俊凯打开了墙边的灯,突然的光亮让他眯了一下眼。他径直走向了王源蒙着白布的遗体。

王俊凯坐在了王源的床边,轻轻掀开王源脸上的白布,一遍遍抚摸着他那早已冰冷的脸,眼中满是悲伤和不舍。

王源不忍看着王俊凯的眼,想别过头,却注意到了他右手食指上的牙印,眼前竟出现了这样的情景:王俊凯坐在医院某个偏僻的角落里,咬着自己的食指,努力不哭出声,眼泪却止不住地流。

“为什么我看得到王俊凯经历过的事?”王源问死神。

“嘿嘿,这是你的隐藏技能啦,就是你能通过一些痕迹和线索看到过去发生的与你有关的一些事。刚才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现在你就好明白啦!”

“……”王源不知该怎么评价这项技能,算是好事吗?他知道王俊凯为了自己的死有多么难受了。

“王源儿,你这个傻瓜。你就这么走了,我该怎么办?”王俊凯的声音比平时沙哑得多,“都是……我的错,你回来……好不好……”他的眼中氤氲着泪。

王源也瞬间泪崩了。知道自己死了他都没那么伤心,看到王俊凯在自己面前哭,他却怎么也忍不住了。

“你才傻你才傻你才……”王源哽咽着说道,可是王俊凯听不到。

“唉。”死神看着他们那么可怜,忍不住给王源支招了。

“王源,你要集中意念,看着他,每个字都用心地说,他才能听见。”

王源抹去了眼泪,吞了吞口水,用自己的手臂环住王俊凯,让他的耳朵贴近自己的心脏的位置。

“王俊凯,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王俊凯的身体明显震了一下。

“源源,是你吗?你……还在吗?”

王源突然觉得很欣喜。

“是我啊是我啊!你听到了吗!”王源把头靠在了王俊凯头上,微笑道。

“源源,我好像感受到你在我周围了。”王俊凯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是你的味道啊。”

“我在,我就在你身边啊……”王源低下头,轻轻吻了王俊凯的脸。

王俊凯又明显震了一下。[我好像听到源源说话了!]

他睁开眼,却只看到不会动的王源。

“源源,你的灵魂还在是吗?你是想向我传达什么信息吗?”

王源心里忍不住夸王俊凯聪明,又亲了王俊凯一口,然后道:“是啊!接下来你也要好好听我说话哦!”

死神表示快被他们闪瞎眼了,正打算先隐身一下,忽然又有一群人进来了。

“先生,这里非特定医护人员是不得进入的。”是医生和几名护士。

王俊凯并没有搭理他们,继续盯着王源的面容。

有名护士认出了他是王俊凯,跟医生耳语了几句,医生点了点头。

“王先生,我知道您很不舍,但逝者已然,请节哀并配合我们的工作。”

这时候源爸也搀着仍在哭泣的源妈进来了。看到王俊凯在这儿,他们有些吃惊。

“小凯你怎么在这儿?”

王俊凯轻轻将白布盖回去:“我只是来见他最后一面。”

“时间已到,得进行火化了。”医生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请家属签字确认。”说着将纸笔递给了源爸。

王源见状想赶紧制止,却想起除了王俊凯没有任何人可以听到他的话。

他有些焦急,却无比用心地对王俊凯说:“小凯,去阻止他们!不能让他们烧了我的肉体!”

王俊凯耳边回响着王源的声音“不能烧……不能烧!”,他知道这是王源给他的信号!

源爸拿着火化确认书,双手颤抖。一天前还在自己面前好好的孩子,如今却要化作灰了吗?他没有像源妈那样哭,但其实也还没从打击中缓过来。

王俊凯冲到他们面前,一把抢过确认书。“不能签!现在还不能火化!”

大家都被王俊凯这突然的举动吓得愣住了,不过医生很快回过神来说道:“王先生,非直系亲属是没有决定权的。况且确实应该进行火化了,请不要为难我们。”

源妈这会儿停止了哭泣,对医生,也是对小凯说:“先听他说说理由吧。”

“王源虽然肉体死了,但他的灵魂还没死,他还会回来的,烧了他的肉体他就回不来了!”王俊凯有些激动地解释道。

医生无奈道:“王先生啊,像您这样无法接受朋友离世而对火化进行阻扰的,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了。还请您保持清醒,尽量配合我们的工作。”

“我现在很清醒,”王俊凯听出了医生的讽刺,但还是努力保持冷静,“我说的都是真话,是王源儿向我传达的。”

源爸源妈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觉王俊凯对王源真是一片痴心,竟比他们做父母的还无法接受人死不能复生这个事实。

源爸叹了口气,道:“小凯啊,我们知道你放不下源源,但你还是别为难医生了,也算让源源一路走好吧,他在天之灵……”

源爸话还没说完,只见王俊凯“扑通”一下跪在了他们面前。

“叔叔,阿姨,我第一次这么认真地求你们,王源真的还没离开,他跟我说不要火化,就请先别火化行吗?虽然我不知道他的用意,但这是他最后的心愿了啊……”

突然一阵寒风吹过,王源脸上的白布被吹开了,他面容安详,竟似乎有一丝生气。

在场的人都惊了下,源妈拉了拉源爸,又看了看王俊凯。源爸也做出了决定。

“先不要火化吧,有什么责任,我担。”

医生只好说:“行,你们自己做的决定,跟医院无关。不过遗体必须转入冰箱,否则很快会腐化的。请家属跟我来办一下手续。”

源妈扶起了王俊凯,拍拍他的肩,跟源爸、医生走了出去。

王俊凯在他们身后,深深地鞠了个躬。

 

看着全过程的王源心中真是感慨万千。然而不管怎样,第一关是过去了,接下来得赶快让王俊凯笑出来。

王俊凯回到王源床边,手指轻抚过他的唇和嘴角。

“多希望能再看到你的笑啊,源源。”

“我也好想再看到你的笑啊,王俊凯。”王源呢喃道,却感觉他听不到。

王俊凯的手机响了,他本不打算接,但看到来电人,还是接了起来。

“小凯,你准备下,待会就要上灵堂了。”对方的声音也是沙哑。

“我知道了。谢谢你。”王俊凯准备挂了电话,想了想还是补了句,“刘志宏,你也别太难过了。”

“嗯……一会儿见。”


约一个小时后,殡仪馆的人把王源的遗体运到了灵堂,王俊凯,王源父母,刘志宏等原TF家族的小伙伴,还有特地从韩国赶回来的易烊千玺,也都聚到了灵堂。

王源父母拒绝了所有媒体入场,只让部分近亲好友和几位王源十几年的死忠到灵堂吊唁。

各路媒体将殡仪馆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小汤圆们也都在殡仪馆外或啼哭或默哀。不管是否出于真心哀悼,门里门外的人都忍不住感慨——几天前还活蹦乱跳,还红的如日中天的人,怎么说没了就没了了?

“大源啊,你之前最喜欢热闹了,现在这么多人来送你,你看到了吗?”刘志宏望着天花板,似笑非笑地说道。

 

灵堂正中央挂着王源的黑白照——即使是黑白的,也难以掩盖照片中人的灵气。照片两边写着四个大字:“天妒英才。”

照片下面,王源静静地躺在水晶台上。经过入殓师的装扮,王源面色红润,看起来与生人无异。他身着一袭白衣,周围簇拥着白菊和白玫瑰,显得如此宁静素雅。

这样看起来,就像王源只是睡着了。

[源源,你真是适合白色啊!]王俊凯暗自感慨。他原先设想过王源一身白衣被鲜花簇拥被亲朋好友祝福的情景——在他们的婚礼上。万万没想到,现实却是在这样的场合。

 

过了会儿人来齐后,追悼会也准备开始了。

全体默哀、奏哀乐后,由易烊千玺为王源致哀辞。

“苍天呜鸣,风雨凄寒。哀乐低徊,亲友悲泣。今夜于此,我们将一同告别我们最最亲爱的王源儿,送他最后一程。……”

哀辞是易烊千玺写的,他用他低沉的嗓音,缓缓地念着。一时间,灵堂里充斥着悲伤的气氛。

“王源生于2000年11月8日,卒于2024年11月13日,年仅24岁。他从13岁出道,11年间的种种功绩,花一天一夜也不能说尽……”

易烊千玺开始简述王源的生平,过去的种种经历如幻灯片在眼前放映,恍如隔日。

“王源儿,一个月前我动身赴韩,你于机场送我;一个月后我再回来,却获知如此噩耗。”易烊千玺的声音有些哽咽,“你怎能如此狠心,抛下你的亲人爱人,到另一个世界去呢?”

王源的父母近亲都忍不住流泪了,刘志宏也仰着头努力不让泪水肆意流下。王俊凯此时却只是低着头,看不到表情。

“韶华尚早,为何乘风而去?俗事未断,怎忍驾鹤归西!然逝者已矣,徒留感怀。望生者愈坚,节哀顺变。

王源儿,一路走好。愿你在天堂过得自在。”

王源和死神在一旁看着,自己都想哭了。爸妈好像一夜间老了,小伙伴们也憔悴了不少,王俊凯更是完全失了魂似的。

“唉,这能怪我吗?我也不想英年早逝的啊……”

“对对对,都怪我,都怪我……”死神不安地搓着手,这竟是他第一次露出惭愧之情。

接着源爸源妈带着哭腔致了答谢辞。

源妈仍泪流不止,对着王源的一体喃喃自语:“源源啊,妈妈错咯。如果再给妈妈一次机会,妈妈一定不会反对你们了,你回来好不好……”

就在众人也唏嘘不已时,王俊凯的父母从侧门赶了进来。

“不是你的错……”王俊凯母亲径直走向了源爸源妈,“源妈妈,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说着她抱着源妈妈开始哭泣。

凯妈妈也似乎老了好几岁,她头发有些凌乱,左手腕上还有道割痕。疤痕很新,刚刚结痂。

王源望着这道疤痕,眼前自动出现了与他相关的过去……

那是王俊凯从王源家回去后的第二天夜里。王俊凯在父母房门前跪了一天一夜,滴水未进,以此表明决心。

凯妈妈问王俊凯,是不是非王源不要,王俊凯说是。凯妈妈冷笑着,拿出了刀片,在自己的左手腕划了一道。王俊凯见状忙抓住妈妈的手。

“小凯啊,妈妈知道你很喜欢王源,但你们是不会有幸福结果的你知道吗?”凯妈妈边哭边说,“妈妈年轻的时候为你放弃了梦想,现在能不能也请你为妈妈放弃一些东西呢?”

王俊凯抢过刀片,然后跟妈妈抱头痛哭……

画面渐渐消失,王源回过神来,明白了王俊凯为什么狠得下心来跟自己说分手了。

王俊凯走上前去,拍拍两位母亲的肩膀,轻声问道:“如果王源儿能活过来,你们还反对吗?”

“当然不反对了……”凯妈妈转身摸了摸王俊凯的脸,她觉得王俊凯大概是悲伤得有点疯了,“可是这可能吗?我的傻孩子……”

王俊凯听完,长舒了一口气,接着竟笑了出来——明晃晃的虎牙是如此的熟悉。

“等等,这是真心的笑容吧?那么说我的任务完成了?!”

王源看向死神,死神点了点头,然后将王源用力地推向了他的肉身。

王源瞬间觉得天旋地转,很快失去了意识……

 

“源源,源源!你醒了吗?”

啊……好像是王俊凯的声音。

王源揉了揉眼睛,然后睁开了眼。眼前一片白色,空气中是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再看向右边,只见王俊凯一把扑了上来,抱住了自己。

“太好了,源源你终于醒过来了!太好了……”王俊凯笑着流泪,把能感谢的神明都感谢了遍。

“我怎么会在这里?”

“源源你别吓我,你不是失忆了吧?”王俊凯放开王源,摸着他的头,开始紧张了。

王源摇摇头,“我只记得我好像出了车祸。”

看来应该没有失忆,王俊凯松了口气。

“是啊!你撞上了高速公路的绿化带,还好有安全气囊不至于当场致命,不过也昏迷了好几天,刚刚度过危险期。”

“哦……”王源故意看向别处,“怎么是你在这儿呢?不是说要分手了吗?”

“我错咯我错咯!”王俊凯瞬间笑得很狗腿,“说分手都是我不好。你忘了这回事吧!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们的爸妈都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真的吗?”王源假装很兴奋,“看来我这车祸没白出啊!”

“不许你这样说!”王俊凯不高兴了,“你知道听说你出车祸的时候我吓得魂儿都没有了吗?!”

“嗯,不说了。”王源钻进王俊凯怀里。

“以后再也不许夜里开车了,不对,是不许开车了,要去哪里我都送你。”

“好……”王源闭上眼睛,感受着王俊凯的心跳——那么的有力,就像他们的生命和爱情。

=====================END==================


评论(4)
热度(15)

懒。看到喜欢的文点赞就好,慎关。

© 纸_鸢の园地 | Powered by LOFTER